http://pjq.ahhzs.com
信息内容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经验交流 > 区域交流 >

“后湖模式”托起希望--淮南探索采煤沉陷区治理新路

来自:淮南农业新闻网    作者:沈国冰、孙玉宝   点击:次    时间:2010-06-18 14:12

    11月25日上午,暖阳普照。记者来到淮南市潘集区泥河镇后湖村采煤沉陷区采访,映入眼帘的是纵横的阡陌、规整的鱼塘、成行的树木、连片的蔬菜大棚……一派“鱼米之乡”的美丽图景。随行的泥河镇领导告诉记者,两年前这里还是淤泥成片、杂草丛生,后来村里把沉陷区治理作为主攻重点,科学编制农业生态园区建设规划,通过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这一治理经营模式,有效解决了采煤沉陷区“沉疴”,使环境得到修复,农民收入增加,社会稳定和谐。

 


 

 


  痛定思痛:沉陷区里谋出路

  往年每到开春时节,后湖村党支部书记李传富都会在村头大片“水泽”边一连坐上好几天。在他的记忆里,几年前,这些“水泽”还是大片庄稼地,种满了油菜、水稻、麦子,开满了各色各样的花。随着煤炭的开采,土地塌陷,才形成了一望无际的沉陷区。农民赖以生活的土地沉到了水下,生活困难,人心不稳,怨言颇多;煤矿企业为此付出了不菲的补偿,负担较重;政府为此背上了沉重负担,维护稳定、维护民生的压力更大。最直接面对矛盾焦点的后湖村党支部,更是焦头烂额、疲于应付。

  一天,李传富正坐在塌陷区边发呆,村民李多林扛着铁锨走了过来。李传富问:老李,你来这干什么?李多林说:我来看看我家里的地。李传富很奇怪:你家的地都沉到了水下,还看什么?李多林却说:即使沉在水下,那也是我家的地呀!

  土地!李传富一下子得到了启发!一个大胆的设想,瞬间在心中形成——让沉陷的土地再次升腾起田野的希望。

  为此,村里科学编制规划,以现代农业生态园为目标,在沉陷区里做起了大“文章”! “宜渔则渔、宜耕则耕、宜游则游”,沉陷区的治理坚持做到生态建设、农业生产和旅游开发相配套。

  蓝图业已描绘,如何在实施中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,后湖村积极探索市场运作新模式。从分类指导到分片实施,从项目规划到资金引导,从政府带动到多方投入,沉陷区治理一期1360亩土地开始焕发出新的生机。

  今年4月7日,经过充分酝酿的泥河塌陷区生态发展农业合作社,在后湖村隆重成立。合作社主要负责经营管理治理后的塌陷区。经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,在自愿的基础上,农户以塌陷在水下的土地入股,成为合作社社员(股东)。 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这一崭新模式破土而出,后湖村212户村民入股。

  统筹治理:荒芜地上焕生机

  新型的农业合作社的诞生,给沉陷区的综合治理注入新的活力,把股东——后湖村村民的激情点燃了。

  塌陷地的开发利用虽然打破了原有的土地界线,但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不变,土地复垦前就已经确权登记,谁家的土地还是谁家的,村里登记造册,产权明晰。

  新增加土地主要用于农业生产,用途不改。合作社确立了以发展生态农业为起步,逐步建成集生态、观光、休闲、旅游为一体的多功能现代农业产业区。第一步,先期规划治理1万亩相对稳沉的塌陷区。对能够排除积水的塌陷地复垦还耕;对无法排除积水的塌陷坑,挖鱼塘养鱼;用弃土垫洼地造田,拉矸石围塘铺路,进行田、沟、路、渠、林综合配套建设。

  经过苦干,后湖村农民疏浚、开挖沟渠98条33千米、防渗渠5条6千米、防渗农渠7条8千米,修建3米宽沙石道路17条25千米、6米宽柏油路3条4千米,建设配套建筑物398座,修建电站6座,栽种林网植树5万株。通过综合治理,新增耕地6080亩,修成养殖水面3300亩,建成农业开发项目1360亩,形成旱能浇、涝能排的养殖、种植生态农业系统。一个昔日荒芜的塌陷“水泽”,经过后湖农民勤劳的双手,变身为阡陌交错、土地平整、充满生机的田园。

  之后,后湖村开始在经过综合治理后的土地上大作生态农业“文章”:水生蔬菜区400亩,种植早春酥瓜、黄瓜、茭白、莲藕;果蔬区200亩,大棚种植早春酥瓜、黄瓜、番茄以及种植油桃、葡萄;花卉苗木区300亩,育植杉木、兰木、桂花、腊梅等花木;特种养殖区200亩,养殖特种水产和特种禽类;休闲区260亩,开展瓜果采摘等“农家乐”旅游。

  市场主导:滚动发展出新招


  “在后湖村探索采煤沉陷区的过程中,区委、区政府始终坚定支持,但决不包揽、包办,而是积极引导,让市场做主。 ”潘集区委书记蒋昌盛说。

  由合作社把整理和修建的台田、大棚、鱼塘对外包租,包括后湖村农民在内的所有人员,都可以提出承包经营,一些效益看好的项目还要通过竞标的方式确定承包权。目前,后湖村蔬菜种植大棚全部出租经营,鱼塘、养殖场悉数向外包租。合作社和承包经营者签订协议,收取租金,实施管理。这成为合作社掘进的“第一桶金”。

  淮南市、潘集区把后湖合作社名下的多个项目,纳入市、区对外招商引资项目。合作社积极参加外出招商引资活动。谋划了21个总投资达2.3亿元的项目,以此为平台,筹集资金2300多万元,包括项目资金、招商引资、农民投资投劳、政府财政支持等。还先后争取到了国家煤矿塌陷地复垦项目、农业开发土地复垦项目、土地置换项目以及市级土地复垦项目。综合治理、滚动发展的“资金链”连接了起来。目前,效益已经显现。合作社每年把盈利的60%作为入股农民的红利,30%用于合作社扩大再生产,10%用于合作社的管理。后湖村每年新增集体收入10万多元,全村农民人均增收800元,就地吸纳100多名农民成为合作社“工人”,被命名为“市级文明村”。

  淮南市委书记杨振超告诉记者,“后湖模式”只是全市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的一个“缩影”。淮南市始终把沉陷区治理作为最大的“民生工程”,不遗余力地推进沉陷区综合治理,谋求实现煤炭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。(沈国冰、孙玉宝)

  【编后】

  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,是产煤地区面临的共同课题。 “后湖模式”的成功经验是创新精神、市场思路、经营理念的有机融合,通过科学规划、政府引导、市场运作,实现了提高土地效益、拓展发展空间、保障农民利益的“三赢”。这一模式对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具有普遍意义,值得借鉴和推广。